金顺的接收伊犁

- 编辑:金顺娱乐 -

金顺的接收伊犁
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当玛纳斯南城收复以后,这时伊犁仍由俄兵占领,不愿撤兵。俄国原有当我军打开乌鲁木齐、玛纳斯后,即将交还伊犁的诺言。现二城已克,俄国默不作声。而左宗棠策略,对伊犁“暂可置之不论”。这有利于集中力量,一意讨伐南疆阿古柏侵略军。1877年秋俄、土战争爆发,伊犁将军金顺企图乘虚进取伊犁时,左宗棠就劝他千万不要这样做,以免贻误大局。并希望金顺“严为戒备,静以待之”。但接收伊犁是迟早的问题。光绪二年十月(1876年11月),金顺晋升为伊犁将军,率部队8营、马队1营进驻库尔喀喇乌苏(今乌苏)以监视俄军的动向。

左宗棠为规复伊犁,于光绪六年二月(1880年3月)制订了陈兵三路的军事计划。其中以伊犁将军金顺一军所部一万人为东路,扼守精河一带,阻止俄军东犯。兵力不敷,另调金运昌步骑2000增援。张曜一军率步骑5000人为中路,自阿克苏进。刘锦棠一军率步骑万余人为西路,自乌什进取。而左宗棠不顾年老体迈,于光绪六年四月(1880年5月),率领亲兵步队与马队5营,“舁榇以行”,至哈密大营。“誓与俄人决一死战”。

光绪五年(1879),提督殷华亭奉金顺命带告示前赴伊犁张贴。“晓谕伊犁汉、陕、缠(维吾尔)土各回民等宣布皇恩,以安反侧。而俄官七河巡抚科尔帕科夫斯基,将殷华亭挡回,不令贴示。借称应候图尔斯坦总督回信。比金顺二次遣殷华亭复往探询,七河巡抚竟派人阻伊犁境外,不准复入。”

光绪六年六月(1880年7月)清政府派驻俄公使曾纪泽到达俄京彼得堡,重开中俄谈判。曾纪泽以雄辩的口才,竭力维护我国的主权,于光绪七年正月二十四日(1881年2月24日)与俄签订了《中俄伊犁条约》和《陆路通商章程》代替了崇厚在俄国里瓦几亚签订的卖国丧权的《交收伊犁条约》。光绪七年十二月二十日(1882年2月8日)金顺接到俄国总督来文,定期举办交还伊犁。

光绪八年正月二十五日(1882年3月15日)金顺派参赞大臣升泰前往接收伊犁。 在接收伊犁的过程中,金顺完全按照清朝和左宗棠的部署,在和俄国办理外交时,俄人“遇事纯用其压力,而金顺喻之以情,争之以理,不激不随。重镇收还,且有以联外交而尊国体焉” 。这是《新疆图志·名宦志》对金顺接收伊犁外交事务的评价。

光绪六年七月(1880年8月),提督方春发等,所统各营,驻扎精河布防,更接近伊犁。由精河西行一日,为永济湖,再西数十里,即伊犁俄侵略军所设之头卡。三日程即抵伊犁。金顺的接收伊犁